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玉瑾好笑问道:"周阿仔,你会写字吗?"

    周阿仔一愣,急忙点头回答:"会的,吾会的。"

    玉瑾对廖凡林说道:"廖大公子,你可以和周阿仔写字交流。你有马车,我把身上用的样品包随车送来,去哪里找你?"

    "我在祥和茶楼。我先送你上车,安排车夫到祥和茶楼找我。"廖凡林回道。

    "吾要两件这样衣服,还有你手上戴的护手。"周阿仔出门冷得打哆嗦,直搓耳朵。他见玉瑾戴上手套,忙指着衣服和手套说道。

    玉瑾点头,上马车回家。

    回到岳府,邢管家、阿际和项帐房正在点验祝少将军送的东西,并登记入帐,"阿际,去找大少爷和溪奴,让他们去客房见我,安排厨房烧壶开水,一会我要用。"

    玉瑾顾不上邢管家和项帐房惊诧目光,阿际答应一声飞快跑走。

    长柏、溪奴来得很快,玉瑾简略和两人说了遇见周阿仔和廖大公子情况,她让长柏写三封信,溪奴去取她许出去的东西。

    长柏嗫嚅着,"大妹,对不起,大哥又给你添麻烦了。可是父亲没回来…"

    玉瑾诚恳劝慰,"大哥,如果父亲都办不了的事,你以为我们还能做什么吗?干好我们该干的事,就是帮父亲。你和二哥先住一个院子,我恐怕难得安静,给我留个院子接待客人。你和二哥抓住谢大儒和王大人在这里住的机会,赶快求教不明白的问题。我会想法留住谢老先生,明年春试还有可争希望。"

    "嗯,我听妹妹安排。"长柏点头,他明白玉瑾话中的意思,父亲都做不成的事,他们只能等。

    玉瑾回去洗把脸,吃了两块点心,交待完溪奴要带的棉衣和手套,还有要谈的茶叶等多项生意。稍微收拾一下,带上茶具和箫到外院暖阁去见两位客人。

    谢大儒、王祭酒刚吃过饭,正在和长青闲聊。玉瑾进去忙连声道歉,"两位老先生,后生失礼。把二老请来却被俗务缠住,实在是失礼之至。"

    "呵呵,言小友,老夫在这里洗完澡刚吃了饭,衣服从里换到外都是全新的,屋内温暖怡人,丝毫感觉不到屋外寒凉,有吃有喝有王老友相陪,人生不过如此。我那小孙儿已经舒服得躺在炕上睡大觉,晃都晃不醒。"谢几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快乐。

    "谢兄说的对极,冬天能泡个热水澡,换上干净新衣服,坐在温暖如春的房间内闲聊,真是舒服之至。"王祭酒笑眯眯捋须赞叹。

    玉瑾见开水送上来,忙把茶具摆上桌,笑着说道:"后生在给两位老先生泡壸好茶,喝茶谈天让冬日生活更惬意。"

    玉瑾熟练洗茶、泡茶,"这茶真香,好象南方团龙茶,我年轻时曾去南方游历喝过一次。王贤弟,今日我们有口福喽。"

    长青上前帮忙提壶倒水,玉瑾见两位老先生在她和长青脸上留连,奇怪两人姓氏不同,长相却是很象。她笑着解释:"我两岁时被师傅救下带走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,随师傅姓言,我在家排行第三,两位老先生也可称我岳三。先生,请。"

    两位老先生迫不急待端起品茶,咂嘴惊叹真不愧为上品团龙茶,饮之齿颊留香,回味甘鲜,生津止渴,消食去腻。

    玉瑾见长青坐在一旁显得腼腆拘束,微笑招呼道:"二哥,端一杯品品这团龙茶是否对口味。"

    长青端起杯子,发现杯子是竹子做的,很小,只够他喝一口的。尝尝有些苦涩不过后味甘鲜留香,点头赞了句:"好喝。"

    长柏、溪奴过来,玉瑾放下杯子,递给大哥一杯茶,微笑对两位大儒说道:"我请谢老先生多盘桓两日,不如王大人给家中捎封信,我让溪奴给先生送回家。"

    王伯扬面上有些犹豫,见谢几道没反对玉瑾的安排,他点点头,走到桌旁很快写好信交给溪奴。

    玉瑾吩咐道:"溪奴,你给王先生家捎一袋粥面,一筐豆芽,再拿些豆腐、豆苗、咸菜。都不是什么好东西,王大人别推辞。"

    王伯扬张了张嘴,见玉瑾送的都是家常吃的,想推辞见玉瑾说的很轻松,终是没有开口阻止。

    他的长子任翰林院编修,两人俸禄供一大家人生活,他不会经营生意,日子过得紧紧巴巴,温饱有余,谈不上富裕。读书人清高不屑于谈钱甘于清贫,属于朝中清流人物。

    溪奴收信答应一声,带着几大包东西随马车进城。玉瑾见谢铎醒来,乖乖坐在炕上,谢大儒也看到孙子醒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