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穆琪琪就跟没听见薛美华的数落一般,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,然后兜头喝下。

    陈年的拉菲以这样的方式被她喝掉完全是在糟蹋。

    喝过酒之后,穆琪琪感觉浑身多了些热乎气儿,脸颊开也始变得红润诱人。

    她朝坐在那里的墨启敖眨了眨眼睛,不怕死似的笑道:“墨大总裁,今天能大驾光临是给了我们穆氏的面子,作为穆氏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挠了挠头……她到底算个什么存在呢?

    她不是总裁,但她又姓穆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儿,穆琪琪痴痴笑道:“作为穆氏的股东,我敬您一杯!”

    穆琪琪浑然不顾别人看猴子一般惊讶的眼光,对着保持着上位者坐姿的墨启敖又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她好不甘心啊!

    为什么穆柠溪可以嫁给这么好的男人?

    她脱了衣服都得不到的男人居然会喜欢穆柠溪!

    薛美华听到穆琪琪的话之后神色一变,脸沉得老长……穆琪琪犯病了么?

    什么叫墨总给穆氏面子?人家肯来,明明是看在她和穆柠溪当年的旧交情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到现在还拎不清,简直是愚蠢!

    等连笙把穆氏彻底攥到手里之后,她一定要把穆琪琪这个不要脸的婊子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凭她这种人品也配进霍家?

    霍连笙瞪了穆琪琪一眼,感觉无比丢人。

    他朝墨启敖看去,发现对方看待他们的眼神就想在看跳梁小丑的表演。

    穆琪琪这是故意给自己下马威吗?反了她了!

    穆琪琪越喝越忘形,压根就不理会霍连笙对她的警告神色。

    感觉到舌尖发麻的时候,穆琪琪忽然冲着穆柠溪嘿嘿一笑,举起自己有点不受控的手说:“姐姐,到底还是你赢了。但是我觉得啊……你的幸福也有我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,穆琪琪你要是喝多了就回去休息吧!”薛美华实在是忍不住了,但凡她能控制住也绝对不会当着墨启敖的面出声的。

    酒劲儿上来的穆琪琪却呵呵笑着,手托着自己发烫的脸颊,媚眼如丝的看着墨启敖那张精致完美的脸,似中邪了一般不想将目光转移。

    “当初要是没有我,穆柠溪怎么会中药,她不中药又怎么会被赵老板睡?要是没有当初赵总的调教,恐怕姐姐也不会像今天这样充满了女人味吧?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霍连笙忍无可忍,一巴掌打在了穆琪琪的脸上,瘦削的脸沉得无比阴森:“穆琪琪,你给我滚回房间里去!”

    她在胡说八道什么?

    惹恼了墨启敖,他们有多少个脑袋都要被摘!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不喜欢墨启敖的倨傲,但在这个利益当道的社会,他必须要在大佬面前夹着尾巴做人。

    穆琪琪居然敢揭穆柠溪的伤疤,简直不要命了。

    穆琪琪捂着被霍连笙打肿的脸,轻轻哼了一声,头更晕了一些。

    神志不太清醒的她不仅没害怕反而还笑出了声:“霍连笙你打我干什么?你怕我说出更不堪的事情是吗?

    呵呵……你们男人就是虚伪,明明心里在乎的要命,偏偏面儿上装作一派云淡风轻的模样。  当初你知道穆柠溪被赵总睡了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