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签完临时契约后,玉瑾有些尴尬,手中无人可差,邢际去厨房掂开水还没回来,只能等邢际回来去办理。

    邢际拿着临时契约和银子找项帐房入完帐,打开隔壁院门让诸葛山庄来人卸货,匆匆告诉自己爹爹去隔壁帮忙,飞奔回来听差。

    诸葛风驰无心在此吃饭,喝了两杯茶后匆匆回到隔壁看着人卸货。

    玉瑾疲惫揉了揉眉心,该办的事太多,可用的人太少。让她想念起化妆进入楚国平王府做厨娘的白昭,还有善长隐藏的杀手冷卉,不知道她们两人可从平王府脱险。

    阿绣应该是安全的,她是平王妃绣庄铺子中的绣娘,负责收集平王府情报。春天契约到期后可以离开,同她约的是明年春天梁国上京城见面。

    五人名为主仆,实际亲如姐妹。溪奴她们四人个个文武全才,如果有她们在身边玉瑾可以少操许多心。孤雁队成员负责给师傅和玉瑾断后,不知道还有活着的人吗?大师兄言承诺不知道去了哪里?出去五年音讯全无,是否还在人世?师傅怕其他人全出意外,早早把溪奴派到岳府给她留下来使用,成为她身边唯一可以全身心信赖的人。

    隔壁院子传来喧哗声音,玉瑾出院门查看。邢际说道:"他们带的东西很全,看来今天就能住下来。"

    "谢老先生、王大人。"玉瑾看到出来散步的两人忙打招呼。

    "这里不是就你一家吗?隔壁怎么这么吵。"谢老先生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"隔壁院子租给诸葛山庄准备在此开医馆,他们刚刚带了药材过来,正在卸货。"

    玉瑾陪着两位老先生边散步边告诉他们医馆的作用,当一步步了解玉瑾设想后,谢老先生抚掌道:"小友,老夫谢谢你为穷苦百姓设想周到,我一直寻找能帮助百姓的方法,不如你啊!平价药、义诊,能帮多少百姓解除痛苦,了不起。"

    "言公子,老夫有一事不明白,你六进大院子,比这边房子还多,租期十年收这么低的银子,难道不怕亏吗?"王大人皱眉不解,他似乎咋算都不合算。

    玉瑾开始详细解释她的规划,到吃饭时王伯扬还不断发问,在饭桌上说到激烈处,也没有人遵循食不言之训,三杯酒下肚,王伯扬红着眼放下杯子感叹:"将欲取之必先与之,你的设想太美好,老夫恨不早逢君。我老了,可惜言公子是白身,这房子令兄说是你设计的,你有大才奈何效力无门。"王先生感慨良多,昔日意气风发少年时想成就一番事业,他认为终是没有做成功。

    玉瑾趁热打铁,说自己无缘官场,两位哥哥中举名次靠后,想明年参加春闱考进士很难,想请两位先生多费心指点。把明年二月份准备动工建茶楼、客栈、货栈等设想一一详谈。说等赚钱了办个武校,请老将军讲授经典战例,传授带兵打仗经验和教训,培养小将为国效力…

    酒喝到兴时,玉瑾敲桌激昂澎湃吟诵起同族前辈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"怒发冲冠,凭栏外、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潇潇雨歇…莫等闲,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…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"

    谢老先生激动拍胸保证不走了,他要住到明年五月份长柏兄弟考试出结果再走。当场拍板和王先生收下学生,王先生收了长柏,谢先生收了长青。两位老先生还如孩子般打赌,谁的学生没考上进士,要当场学小狗叫,非要玉瑾写出来签字不可。两位学生和小谢铎都没幸免,全签字成了见证人。

    长柏心中既心疼又感动,见大妹频繁敬两位老先生酒,想帮着挡酒都不行。

    玉瑾一再刷新长青的眼界,那箫声、那狂草、那近期、远期规划,不知道大妹还有什么是不会的,他激动得胸中如火烧,热血沸腾,马上就想奔赴考场,顺手拿个状元回来让大妹为他自豪。

    冬日白天时间短,岳家大厨房一天只做两顿饭,玉瑾错过午饭空腹喝酒有些微醺,回到后院倒头就睡。半夜发现有人悄悄靠近自己,杀气直接从帐外透进来。一掌挟带风声向她脖颈劈过来,玉瑾顺势向内一滚起身,飞起一脚踢向来人。两人也不发出声音,闪展腾挪在室内打起来。

    玉瑾没好气吼道:"溪奴,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睡一觉,半夜偷袭我。"

    溪奴边打边说:"老主人说过,喝酒后人的防御力下降,很容易被杀死,这个机会我岂会放过。"

    玉瑾求饶般说道:"我只是空腹喝酒有些晕而已,没醉。"

    溪奴不为所动,"哼,你昨天书写的狂草,即使书法大家也会赞叹,你忘了自己大小姐身份。老主人说过,这是个男权的世界,女子无才便是德,被那些老顽固知道,你还想活吗?你为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