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溪奴答道:"周阿仔把我和他交流写的字带走了,我带来他写的东西。我估计他昨晚会来西汴桥头现场查看,可能正碰上诸葛家卸货的船。"

    玉瑾觉得有些不可思议,"就这么简单,他还真是个胆大的。"

    溪奴解释道:"诸葛山庄出神医圣手三国闻名,在三个国家都有诸葛山庄药铺。我透露诸葛山庄租的铺子就是我们家的,最少十年租期。在京城只此一家是山庄开的,别无分店。诸葛微澜神医每年会来坐堂看诊,还有飞马成衣坊明年春开张,这里繁华是可预见的。"

    "你说他就信了吗?这周阿仔倒不象个生意人。"

    "他很开心,说想不到最后一天遇到贵人,来时曾求了签说山重水复疑无路,他以为会空手而归,想不到会谈成大笔生意。他和汤二公子、廖大公子谈收购背包和小包的事已经达成,汤二公子他们备的货全部卖给周老板,今天装货时还会向他们打听的。他知道同他做生意的人都有贵重身份,怕什么呢!倒是小姐似乎不相信周阿仔,是你把他推荐给廖大公子的,你就不怕廖大公子发觉上当找你算帐。"

    玉瑾肯定道:"嗯,别人不敢说,那廖大公子一准会来,不过不是来算帐,是来拜访言公子的。我不是不信周阿仔,是认为他做生意草率,第一次到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刚见面人家说啥他都信,不象常做生意的人。廖大公子可是个精明人,当时我和周阿仔谈话时他在场,一定会来和我谈合作的。大哥给他们仨人的信上除了表达援手感谢外,就是谢绝他们来访,说为了参加明年考试,概不出门亦不会客,可阻不住来找言公子的人。我不能拒绝,否则我们整个府的外来消息真就闭塞住,朋往很重要,我们不能避世而居。我已经在前院腾出二哥院子,恐怕要见见几位不速之客,不然我们想办的事,没有人出银子合作根本办不成。"

    溪奴想起自己被诸葛微澜点倒的事,有些不忿说道:"诸葛神医也是个难缠的人,他已经知道小姐真实身份,想想就烦。不知道阿绣、白昭、冷卉什么时候能到这里,现在能用的人太少,小姐受身份限制出入多有不便,她们能来会省很多事。"

    "天亮了洗漱吧!我去给母亲请安,要来府规重新修订,今后人会越来越多,下人得好好管理才行,没有制度不行。从门岗开始,来访客人一定要登记详细,出门的人也要有记录。厨房、库房、水井都是重点防备破坏的地方,要有制度约束,特别是卫生必须干净。还有保密制度,下人不能乱嚼舌头,透露给外人主子信息,这就要有奖惩…"

    玉瑾在内院正忙碌,外院东暖阁中王伯扬醒来想起昨天的事,有些后悔冲动下收了长柏。他是国子监祭酒,国子监学生不少,都有夫子教导,他从不私自收学生,更不和官员私交亲厚,这次有违他处事原则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"贤弟醒了,过来看看这份赌约。"谢大儒笑着招呼,王伯扬起身过去,原来昨天的赌约没人收起,还在桌上。

    "贤弟,这草书狂放不羁,得名师指点却脱颖而出,运笔收放自如,假以时日必成大家。"

    "谢兄,更难得写字的还是女儿身,这份洒脱男儿不及。"

    谢几道不以为然说道:"王兄真会开玩笑,言小友怎会是女子,我在数年前就见过他,和他有两面之缘,你不会…眼花吧!"

    王伯扬笑了笑说:"岳三爷有六个孩子,三男三女,行三的是大女儿,他就因为给大女儿治病花巨银被分出来。你来此时间短不知道,这不是秘密稍加打听就知道。酒桌上我说这房子是她设计的,她承认了。你忘了,长青说房子是大妹妹设计的。"

    谢几道恍然大悟,"哎呀,我想起来了,还真有这回事。这真让人吃惊,看来她确实是女儿身。她也没想瞒我们,告诉我们她是岳三。我们装不知道吧!不过,赌约可不能不算。你就放下架子,何况那岳三小友很精明,这赌约是留给你的借口,好在岳三爷现在并没有官职,你怕那样?"

    "谢兄说得对,老夫也任性一次,就赌一把。"两人相视大笑,王伯扬折起赌约收起来。

    等王伯扬拿到溪奴送来的大儿子回信和书籍,才知道家中早接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