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曹妈妈本就对玉瑾进饭店吃饭不满,她心疼银子,现在听到大少爷过的辛苦,更加对玉瑾掌家花钱大手大脚不满意,只是不敢说出来。心中暗暗盘算,回去一定告诉夫人,大小姐花银子太败家,吃三碗面一碟青菜就花了五十文,如果吃白面馒头,五文钱三人就能吃饱。现在吃面条,根本不抗饿。

    玉瑾知道曹妈妈想法,没有解释,带领曹妈妈和溪奴把看好的布匹、针、线等物全部买下,进药店买了大茴香、小茴香、陈皮、白芷等药材当调料,花了三两多银子。

    会合邢管家后,玉瑾让溪奴拿出剩下的七两银子,"邢管家,你先给我两位哥哥去送银子,告诉大哥、二哥银子放心用,夹衣正在做,过两天就会给他们来送衣服。"

    邢管家接过银子呵呵笑道:"老奴知道大少爷去了什么地方,我听两位秀才说,南街口茶楼有外地书院过来的夫子讲学,大少爷一定去了那里,老奴走快些,大小姐先进车里坐下等一会。"

    邢管家小心揣好银子,动作迅速向南走去,曹妈妈脸上神色才好看些,暗暗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车上码放了很多东西,溪奴小心扶玉瑾上车,她和曹妈妈站在车两边等着邢管家。

    "呦,这是谁家牛车不开眼,停在我家店门口老半天不走,耽误我们老板做生意,赶快走,不然让你们赔银子。"两个混混出来,见牛车旁只有一老一少两个女人,等了一会也不见有人来,相互看了一眼,其中一个瘦子乜斜着眼上来对着溪奴说道。

    溪奴站得笔直没言声,"小娘子,你哑巴了吗?快赶走牛车。"

    曹妈妈心中着急,脸上堆笑想过来赔个小心,溪奴看了曹妈妈一眼,沉声说道:"曹妈妈,你的责任是保护大小姐,看管车上物品。"

    瘦子听到溪奴外地口音不由心中一喜,本来他是出来消遣的,看到两个穿着半旧粗衣打扮的仆人,就油嘴滑舌想占个便宜。牛车头对着的方向就是去外面的,这家店是出租车、轿的,门口都是等着干活的轿夫和车把势,见有热闹看都站了过来。

    瘦子对着身边人得意使个眼色,"铁子,这家人不识趣,耽误我们老板生意,既然不走,那就把棉花卸下来当赔偿好了。"

    "猴子,人家车停在大路上碍你什么事,不要欺负人。"一个穿带补丁短打衣服的黑瘦轿夫站出来,沉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猴子一愣,和铁子脚步不停,向车前移动嘴里流里流气说道:"大力,去去,你看上人家小娘子了,哥哥让给你,我只要棉花,哎呦…哎呦…"猴子推开想上来阻挡他的大力,到车后想去卸棉花,溪奴抓住猴子伸出的手,一带一卸猴子就蹬蹬后退倒坐在地上,手腕显然受了伤,倒地大声哀叫。

    铁子吓一跳,踟蹰不敢上前,问道:"猴子,你没事吧!"

    "打人了,这个外地蛮子敢在我们店前打人,分明是欺负我们,哥几个给我上,抢了她的东西当赔偿,把这个小妮子卖到窑子里。"猴子跳起来,扶着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手恶狠狠大叫。

    受到蛊惑的一群人,有些蠢蠢欲动。玉瑾淡淡对外吩咐,"溪奴,不要伤人性命。"

    溪奴面上一喜大声说道:"是。哪个不开眼的东西,今日敢上前强抢东西,我只管打,不赔医药费,皮痒想挨打尽管上来就是。"

    曹妈妈吓得脸色发白,不停看向南方,希望丈夫快点过来。

    大力阻住欲上前抢东西的几人说道:"哥几个千万别听猴子瞎叫唤,这位姑娘是位练家子,上去挨了打,闹到衙门也没理。"

    "怎么回事?都在这里吵吵啥?来了客人也给你们吓跑,都散了。"一个中年管事听到大门外有人吵闹,站出来大声喝斥,猴子一见那人,急忙躲到铁子背后。

    "猴子,你啥晃悠啥,不是请假说你娘病了吗?还不快滚回家去。"那管事见猴子躲起来,立刻骂道。

    猴子苦着脸出来,"张叔,我不是看这车停在大门外,才上来说两句,谁知道这野丫头上来就打,你看,我的手都肿了,她得给我拿医药费。"

    张管事怒道:"你一天到晚净惹事,你娘都是被你气病的,还不快滚,不然另一只手也别想要。"

    猴子嘀咕着和铁子走了,那张管事对着溪奴点点头就走进院内。

    等到一切都安定下来,邢管家才走得满头冒汗过来,溪奴、曹妈妈上车。等车走上大路时,邢管家才笑着说道:"我去送银子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