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三爷越听眼睛越亮,他比玉瑾更懂官场,越想越认为女儿的话有道理。他哈哈大笑起来,"大玉的话也许有道理,爹爹很高兴你有出息。我正想等你哥哥考完试上折请求不论那里外放,现在不用向外逃,我们盖房子等待弹劾。我这还是第一次伸长脖子期待有人弹劾呢!"

    爷俩又嘀咕一上午,盖房子是大事,何况还是一个大型建筑群。不是简单三五间房屋,房子涉及挖水井、修下水道、修沉淀池、修地下贮物室、修地笼建火墙、火炕、洗漱间、烧火用大炉子、烟筒等技术,要进料谈工钱,要安排晚上守工地等事。

    "爹爹,中午管顿饭,地里有白菜,熬上大骨头汤放上白菜,馍自备可以帮助加热,花不了多少钱还落个好名声。同工头谈价签上契约,提前一天完工奖银五两,推迟一天罚五两,爹爹看可行。"最后,玉瑾提出建议,岳三爷全盘采纳。

    盖房子的事交给岳三爷办,岳三爷快速招来张师爷和四位侍卫商议盖房事宜。

    玉瑾回去发现她要的圆型木扣送来,找来孟姨娘,安排在半成衣上订扣子、锁扣眼。玉瑶手很巧,玉瑾教她学盘扣子,在成衣上缝双鱼扣,鱼鳞用金银线加强。

    等到第一件立领对襟窄袖直裰缝好,玉瑾把棉内胆和直裰用木扣子连上,一件活面夹、棉衣服就完成了,"大姐,这衣服真好看,是夹衣也可以加内胆当棉衣穿,点缀上晶亮玉石扣子和漂亮双鱼图,衣服就活起来,大哥穿上会更精神。"玉瑶扶摸着衣服称赞。

    "这个还没配上腰带呢?配上腰带和裤子、短靴更好看。"玉瑾微笑解释。

    "溪奴让张婆子纳鞋底,常婆子做的靴面,母亲和曹妈妈亲自做的腰带,就快好了,你们还不赶快把手中活干完,能不能卖上价钱,就看两位哥哥喜不喜欢。"

    "肯定会喜欢,我去做活。"玉瑶动作麻利离开。

    玉瑶走后,玉琢嗫嚅着说道:"大姐,我的活干完了,还有活计吗?"

    玉瑾见孟姨娘也闲着,想起大哥背的大筐盛学习用品,和这件衣服不搭。马上找出剩下的布裁剪成双带包,交给孟姨娘两人去做。

    玉瑾受到启发,把剩下的边角布料拚好,设计成男用手包,可以带银子和帕子等小东西,省得放袖内或揣怀里。可惜阿绣不在这里,如果她在这里,玉瑾只要说出来,阿绣就可以做出最完美的东西,不象对玉瑶她们要手把手安排。

    整个大院中没有闲人,小磨转起来,磨出豆子和小米掺和面粉,晚上做出豆粥配上咸豆子都喜欢吃。

    长柏、长青回来,玉瑾见到二哥长相不由愣了一下,没有想到二哥和她穿男装竟然很相象,如果不是经常见的人恐怕根本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"大妹,这是大哥送你的及笄礼。"长柏送的是田皇石印章,"我自己刻的,别嫌弃粗糙。"

    玉瑾接过来看了看,刻的是大篆,"谢谢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大哥,我正好缺枚印章。"

    二哥长青有些纠结,"大妹,这是二哥送你的玉箫,我可以教你吹奏。"

    "那敢情好,二哥有空小妹一定讨教。"

    "我还怕礼物不合妹妹心意,二哥实在没什么东西能拿出手,妹妹喜欢就好。"

    "两位哥哥今天别走,沐浴后明早回去。"玉瑾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长柏和长青互视一眼,不约而同用鼻子开始嗅身上,还真不好闻,脸上微红点头,逃也似回前院书房,父亲不在书房,长青微有恼意,"大哥,你说她竟敢嫌弃咱们俩脏。枉我们走了快两个时辰巴巴给她补送及笄礼。我们落到今天这步还不是她害的,真是白…"

    "二弟慎言,父亲教导你多次,别被表象迷惑,大妹直言快语没什么不好,别忘了你是兄长,怎么能背后编排自己妹妹坏话。"

    "哼,她说得倒轻巧,我偏不洗,天还早,我现在回去。"

    "二弟,你多大了,还耍小孩子脾气。"

    长青气哼哼低头不语,两人在书房想心事。其实真是冤枉玉瑾,她对待男子习惯直言,何况是自己哥哥,她还有些计划需要哥哥们实施,两位哥哥个子中等,身材匀称,出生将门习过武偏偏带着儒雅书生气,正是玉瑾看中推销衣服人选。

    长柏、长青还是没走,不但他们两人按要求沐浴,连他们书童刑际、张跃也跟着沐浴,玉瑾送了两套服装给他们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