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张鹤顾不上避嫌,快速把东西全部送进来,和季青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夫人惊喜问道:"三儿,这是真的吗?你父亲同意让你进来的。"

    "母亲,父亲要是不同意,我能进到后院吗?桂嬷嬷,这是用豆腐乳做的扣肉,你去给我母亲热一碗端过来。就是豆粥面,你给我母亲做碗粥,水滚下进去就熟。再切些咸菜端上来,我伺候母亲吃完饭就走。"

    "不用忙,我没胃口,你坐下歇会。"老夫人感动说道。

    "饭来了就有胃口。你看这个是棉抹额,这个是棉围脖…棉手套…我给母亲换上这双笼翁。"岳三爷一边往外拿东西,一边嘴里不停介绍。

    他大手笨拙给母亲戴上围脖,围脖前面有一开口,套上呈开放剪刀状,正好围住脖子。然后蹲下身子给母亲换鞋,老夫人是前朝大家闺秀,裹着小脚。后期因为战乱,因为先皇不喜小脚,这一陋习在梁国就被根除,再没人裹脚。

    老夫人因为裹脚的原因,她的脚很小,虽不是三寸金莲,那脚也大不哪去。做的鞋子底薄,到了冬天地硬,她几乎没出过门。

    玉瑾是向母亲打听后才知道的,做了两双麻底笼翁,里面垫上厚厚麦秸,上面又垫一层棉垫子,张上棉里子冬天穿特别暖和。

    "母亲,站起来走走试试。"

    老夫人如同梦游,在儿子搀扶下走了几步,才如梦醒般抓住儿子,"三儿,这鞋底真软,我从来没穿过这么舒服的鞋,还轻。"

    岳三爷拿出一个带帽棉披风,帮母亲披上,戴上帽子,"我陪母亲出门站站,一会吃饭。"

    老夫人乐呵呵出了屋门,在院子走了一圈,桂嬷嬷就来请示是否吃饭。

    老夫人觉得有了胃口,喝着豆粥,吃着儿子夹的扣肉,连声称赞好吃。

    不过一会就被两人打破,两个仆人一个来到取走四份扣碗给国公爷,一个来到要求给国公爷再送去十碗。

    老夫人见儿子脸色不悦,轻轻拍拍坐在身旁的儿子,"三儿,国公夫人对当今皇上有恩,皇上对皇后有情有爱。外人不知,以为皇后不受皇上宠爱,国公夫人知道真实情况,皇后极孝敬国公夫人,国公夫人的脚和我一样大。"老夫人笑吟吟,似拉家常般无意提起。

    "谢谢母亲提点,我知道该如何做了。"岳三爷急忙笑着表态,感谢母亲似不经意的提醒。

    老夫人依依不舍向外赶,"走吧!没事别来。"

    "是,母亲,孩儿告辞。"岳三爷知道,能进来就是很好的开始,第一次确实不宜停留时间过长。

    岳三爷没有吃饭匆匆告别离开,第二天,国公府就迎来岳三爷派来的人。说是感谢国公在老侯爷面前讲情,让他进了家门。谢礼不厚,十个扣碗外加一盆扣肉,两双送国公的笼翁,两双送国公夫人的笼翁,没等国公给回礼就走。喜得刘国公哈哈大笑,穿上笼翁满院子乱窜,心中很得意,开始期盼快点下雪。

    方荣华派人送了拜贴给岳三爷,里面有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一张是给言一诺的。廖凡林送的拜贴是直接要求见言一诺的,两人偏偏选在同一天。

    玉瑾到达前院,长河看到,惊喜上来招呼,"三哥。"顺手拉着玉瑾向屋内走。

    "见过公子。"邢隐正在厅中烧炭盆取暖,听见外面有声音,掀帘出来行礼。

    "见过公子。"一个七八岁的瘦弱男孩,从厢房跑出来怯生生见礼。

    "这是常岭,我的书童。"长河介绍。

    "三弟,在这里住得惯吗?"

    "住得惯,我每天早起跟二哥扎马步,然后去找大哥学字。"长河自豪显摆。

    溪奴在旁纠正,"三少爷,守着外人时你叫言哥哥,别叫三哥。"

    "叫言哥哥,我记住了。你今天过来是要来客人吗?"长河天真问道。

    玉瑾微笑应道:"对,有两位客人要过来。"

    "言哥哥,我可以去找谢铎哥哥玩吗?"

    "当然可以,不过不可以吵到两位先生,你们小点声就行。"

    "我省得,我们每次玩都不出声,谢铎哥哥教我习字。"

    长河出去一会,跑回来兴奋叫道:"言哥哥,外面下雪了,鹅毛大雪。我可以穿笼翁吗?"

    玉瑾点头,不忘叮嘱一句:"小心些,别扭伤脚。"

    溪奴以为长河是为了穿笼翁故意夸大,掀帘一看惊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