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邢总管正在指挥,他也听见了玉瑾的话,忙应承道:"公子放心,公子对我们所有下人和家人仁厚,老奴就是肝脑涂地也报答不上。水军也是人,小意奉承,热情招待,破财消灾。何况我们这里还有几位贵公子在,他们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公子分析得对,水军一次不会出来太多人,他还怕人多口杂保不住密,被御史知道上本参奏御下不严,当官的没有事,小兵的脑袋可不够砍的。有公子发话,用芦苇和蒲草换钱,老奴一定能办得妥妥的。再说天冷,芦苇和蒲草可以用来烧锅取暖,还可以铺地上休息,蒲棒也不是全无用处。"

    长青不相信问道:"这样能行吗?"

    "不知道,所以要藏些粮食备用。就怕雪下太大,天冷路滑进城也买不到吃食,为防打劫粮食,储存一些以防万一,我们只能赌运气。"玉瑾很无奈,这里不止她一家人,还有几位不能饿肚子的贵客。

    围在长廊上的板子,只保留正门两扇板子没上,亭台上光线暗下来,外面狂风裹着雪花飞舞。

    诸葛站起来有些犹豫,玉瑾看到,"诸葛,你吃过饭回去告诉风驰叔叔,不要硬抗,准备些碎银子和治冻疮的药,告诉他们药铺正在整理没开业,让他们来这边院子喝杯热水。这只是我的猜测,防患于未然。"

    "谢谢一诺。"诸葛真诚道谢!

    溪奴过来请示是否开始用饭,玉瑾微笑看向谢、王两位老先生,谢老先生说道:"吃饭吧!一诺,我看就在这外面吃,把炕桌搬出来,亭台上亮堂。"

    "听谢老先生的,我们就在外面吃饭。邢际、张跃搬桌子,大哥、二哥你们陪李世子和四位公子一桌用饭,我陪两位老先生和谢铎。溪奴,让人上饭菜。"玉瑾让两张炕桌拚一起,大哥他们七人坐拚桌,自己去陪两位先生。

    外院大厨房送的是蒸米饭,猪肉白菜,葱爆羊肉,炒豆芽,炝绿豆芽。冬天实在是没有多少新鲜菜,除了冬贮萝卜就是白菜。内院送来用豆腐乳做的扣碗肉,白菜炖豆腐,汆丸子汤、蛋花汤。

    菜和他们任何一家都没法比,因为他们都是贵而且富的人家,家底厚,厨子都是挑选的名厨,菜品也丰富,玉瑾家不是自谦确实饮食粗陋。

    玉瑾先为两老盛蛋花汤,冬天喝汤暖胃。正吃着饭,"哎呦。"一声,是汤二公子发出的痛苦声音。旁边传来李世子哧哧闷笑声,继而廖大公子也没忍住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李世子见两位老先生闻声望过来,解释道:"汤老弟咬住舌头了。"随即忍不住对吸溜着舌头的汤不空小声埋怨,"谁让你吃这么快的!每一样你都比我们吃得多,比我们吃得快。吃丸子烫住嘴,吃豆腐你能咬住舌头。服了…啧啧。"李世子忍不住啧啧调侃。

    汤不空翻白眼抢白,"你们也没少吃。我平素最不喜欢吃豆腐白菜,一开始见上来的是豆腐炖白菜没动筷子,见你们吃的欢实,就夹一块尝尝,谁知道这豆腐里面夹有肉馅,汤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也好喝,我就再抢一块豆腐吃,就咬到舌头。荣华弟就是坏,你吃丸子时知道里面有内容,偏不提醒我,我一口咬下去,谁知道里面有汤汁烫嘴。一诺,这是什么丸子,真好吃,后院送的菜都好吃。"

    邢际又端上来两盆小酥肉,里面配有黄花菜、木耳、豆芽。汤二公子先舀一勺到碗中,留着等会吃。邢隐拿来两个盖得严实的筐子,里面是二十个炕得两面焦黄的饼子。

    长柏、长青忙递送饼子,李世子先接过咬一口,酥香焦脆内里还有肉馅,忙赞道:"真香。"米碗向外一推,直接再拿一饼子放在自己面前,开始优雅慢慢吃。

    谢先生终于忍不住,打破食不语规矩,笑骂小孙子,"小铎,你少吃些,当心积食不消化。"

    "爷爷,这几样都好吃,我能吃三个饼。"

    "不许多吃,只准吃一个,你现在都吃胖了。"

    谢铎嘟嘴说道:"爷爷,我就吃两个。言哥哥,你别让上菜,我吃不下。"

    玉瑾笑着应允,"行,可能没有菜了,我朋友刚来准备不出多少菜式。"随即对汤不空刚才问话解释道:"汆丸子最里面包裹的是鸡汤,中间是鱼肉,外面是猪肉。"

    玉瑾话刚落音,再上两碗菜,一碗卤鸡爪,一碗炸鸡翘。

    王老笑出声来,"呵呵,你看小铎生气了。"

    "言哥哥,我刚吃完两个饼,怎么又上菜。"谢铎撅着嘴,瞪眼生气,他真真吃饱了。

 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