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,最快更新诺言无价最新章节!

    厅中昂首阔步进来一位穿戴华丽,神情冷傲威严的中年夫人,吴夫人忙客气起身行礼相让,谁知那夫人走到她面前停下脚步,冷着一张脸说道:"你就是京兆府尹的夫人,好大的威风。因为一些银子竟然敢顶撞公婆,连累全家被开宗祠逐出侯府,你等于没有了婆家。找娘家兄嫂借银子不给就和兄嫂断了来往,放言没有娘家。吴夫人只知道爱小不知道敬老和睦兄嫂,你的女诫真不知道是谁教的,现在岳府尹独立门户,你在府中当家做主,还真是够霸道。听闻你年后被婆婆教训一句就气病了,看来是当家做主惯了受不得教训。那我看不顺眼说几句公道话,是不是该勒死我呢!"

    吴夫人被教训得目瞪口呆,她本来就不太善言辞,更没有急辩才能,想反驳不知道该如何说,干生气没奈何。

    玉瑾用目询问贞贞,这是哪家的夫人好大威风。

    贞贞凑过来小声低语:"这是秦右丞夫人姓何,是太后的嫡亲妹妹。"

    谁知道何夫人见吴夫人不开口,仍然不依不饶说道:"你为媳为女都不贤惠,真不知道你该如何去教育子女孝道。你的长女在乡野长大,没有长辈提点教导,和京城贵女礼仪规范相差甚远,当祖母的发现她粗俗不堪,难道教训不得吗?"

    其他夫人开始交头接耳小声议论,没有一人肯出面帮吴夫人说话,玉瑾第一次明白桂嬷嬷说的话,没有朋友替你说话很悲哀。

    涉及到长女被污,吴夫人气得发抖,刚想上去理论。玉瑾心猛一动,此时上去脸红脖子粗去争论,母亲名声会更差,她轻轻拉住母亲胳膊传音:"娘,好鞋不踩臭狗屎。别上她的当,她今天摆明是来找茬的,我们是来做客的,息事宁人认个错就是,又长不到身上。"

    吴夫人被女儿话逗得噗嗤笑出来,何夫人怒不可遏,脸瞬间涨红,她大声斥责道:"吴夫人,我的话很好笑吗,还是你至今仍没认为有错?"

    吴夫人平心静气说道:"何夫人教训得是,是我见识浅薄,确实不该处事莽撞。"

    何夫人被吴夫人平静态度气得暴怒,她鼓着眼声色俱厉问道:"那你笑什么,是笑我多管闲事是吗,还是笑我不自量力,你的女儿竟然让未婚夫当众发誓只娶她一人,也是个善妒不贤良的。象你这样不孝不贤的人,根本教育不出来好孩子,将来谁和你做儿女亲家,还不被你气死?"

    吴夫人不知道该如何答话,玉瑾微笑上前轻言细语劝道:"何夫人息怒,古语云知错就改,善莫大焉。我娘已经认错,夫人何苦咄咄逼人。玉瑾虽在山野中长大也明白,今天是方三公子生辰,我们都是来祝贺的客人。"

    玉瑾想起桂嬷嬷的话,这里不是江湖,可以快意恩仇,有时一言不慎,多年辛苦建立起的形象就付诸东流。母亲在外形象已经跌到谷底,岳府地处偏僻,很少有人愿意和吴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夫人交往。玉瑾再要强辩顶撞除了更加坐实山野村姑外,没有任何益处。

    "我和你母亲说话,你个小辈插什么嘴,真是个没有教养的东西。"何夫人勃然大怒,破口骂起来。

    "呦,这是谁在骂人,有没有教养?老身真不知道我方府什么时候改姓了。想教育自家子孙回家去,这里都是来参加我俊宝生辰的,想闹场别怪老身把你赶出去。"外面传来杨老夫人微怒的声音。

    正看热闹的众位夫人和小姐,忙顺着声音出来见礼。杨老夫人身份高贵,从不喜参加交际应酬,没有想到今天会破例出来。

    "见过杨老夫人。"何夫人满脸堆笑抢上前见礼。

    杨老夫人扶着风荷稳步进厅,她沉着脸问道:"原来是何夫人,老身不明白这厅何时改姓秦了,你为何刁难我方府请的客人,何夫人真是好教养。"

    何夫人被教训得脸红,心中不服,小声辩解道:"我看岳府大小姐随便插嘴长辈说话,忍不住提点一句,没有想到会冒犯老夫人。"

    "哦,你是她们什么人,凭什么教训吴夫人母女。论品级,吴夫人同你一样都是一品夫人;论年岁,你和吴夫人同辈;论交情,你和吴夫人有交情吗?岳大小姐委婉提醒你注意身份场合,你和她同是方府请的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