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奇怪,他脸怎么红了?难道病了?

    花柔想到此处,当即就想伸手触摸慕君吾的脸颊。

    慕君吾却突然睁开了眼,花柔一惊,迅速闭上眼睛,缩手装睡。

    慕君吾轻笑道:“既然醒了,我们就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花柔闻言害羞地睁开眼,低着头从慕君吾怀中离开:“那个,你……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花柔迅速抬头看他:“你脸有点红,不是在生病发热吧?”

    慕君吾摸了下自己的脸:“我没事,走吧!”

    慕君吾立刻起身,花柔扯着披风跟在他后面,很是关切:“真的没事吗?”

    慕君吾并不回答,只是向前走。

    “我在问你呢!”花柔不满地追在后面,慕君吾突然站定转头看她一眼,有些恼怒似地急急说道:“你先关心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“我?”花柔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的脸都红成猴屁/股了!”

    花柔一愣,立刻捂着脸颊,羞涩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慕君吾促狭得逞,自是满面笑容,颇有些春风得意地向她伸出了手:“走吧!”

    花柔红着脸,默默地把手伸了过去。

    于是他牵着她,往回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夺魂房的院落里,姥姥站在主厅门口,望着树上的鸟儿叽喳叫闹,面带微笑。

    试炼已经开始,只要一切顺利,她便可以就此安心地清理那两只蛀虫。

    想想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来到,自己将心中无憾,登时觉得这初夏已是盛夏般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唐敏带着唐十一和唐镜匆匆入院。

    姥姥一看到他们三人,神色立刻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唐敏带人到姥姥面前刚要开口,姥姥便抢言道:“里面说。”

    于是他们全部入了厅。

    姥姥坐上主椅,表情严肃地看向唐敏:“守着门。”

    唐敏立即去了门口,贴门盯着外面,十分警惕。

    姥姥这才冲唐十一和唐镜道:“说吧!”

    唐十一向前一步躬身道:“姥姥,我们……去晚了,唐蝶已死。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姥姥语气中透着疑惑,仿若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死了,尸体也已经被焚烧了。”唐镜上前补充。

    姥姥眨眨眼,撇了嘴:“怕是个障眼法吧!”

    唐十一一脸谨慎道:“并非如此......我们打听到的情况……像极了毒爆,与她同时死去的,除了她的丈夫,还有四个唐门中人。”

    姥姥立时站了起来:“四个唐门中人?”

    “我们几乎抓了全村的人询问,说法完全一致,一起死掉的人当中,有四个是夺魂房的。”

    姥姥脸色阴沉地瘫坐回椅子上,好半晌才有了反应:“唐敏!立刻核查夺魂房所有派出去的弟子,我要知道是什么人抢在了我前面。”

    “是,门主。”

    “姥姥,我们这次还有一个发现。”唐镜此时补充道:“唐蝶她...还有个女儿。”

    姥姥阴沉的脸上霎时有了喜色:“哦?此人何在?”

    “此人已失踪,但我们打听到了她的名字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